睢宁新闻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抗疫日记 | 凌晨3点,那个极度危重的肺炎患者苏醒了

2020-02-2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数字,派可

原创李早上2: 00听李博士讲,赶上一班的医生,好好换班。我很快就会进入机舱。

所谓进入舱室意味着进入隔离病房。重症监护室是我们的隔离病房。

洗手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戴着圆帽、N95口罩、护目镜、防护服、隔离衣、面罩等。

在进入机舱之前,交班的医生告诉我要注意25张床的情况(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临时调用了25张床)。

25病床,一名37岁的女性患者,在重症监护室非常年轻,大多超过60岁。因此,我对她印象特别深刻。虽然她不是我主管的床,但我会每天关注她的所有指标,包括液体摄入量、尿量、药物使用、呼吸机参数、血气结果等。

25号床怎么了?我的心怦怦直跳,我以为有坏消息。他问交班的医生。

她很好。我们今天停止服用镇静剂,可能有点不舒服。我们应该注意它。医生说。

当我听到他这么说时,我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突然放松了。这两天我听到了太多的坏消息,尤其是两个年轻医生相继去世,这让我对这个新患的肺炎充满了敌意。

拖着沉重的防护服穿过长长的走廊,鞋套穿过地板,使得清晨的气氛更加空旷。过了几扇门,我进入了重症监护室。

我逐一拜访了负责的病人,病人的整体状况或多或少有所改善,这让我感到非常舒服。当我第一次来到疫区时,那群病人非常严肃。这个地区的所有病人都非常危急。几十台呼吸机不断涌现,几台CRRT呼吸机也安装完毕。后来,ECMO也安装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战斗。我估计很少有医生见过如此大规模的战斗。这的确是一场硬仗,不能再硬了!

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战斗,有些人活了下来,有些人永远不会醒来。没时间哀悼了,拿起剑舔了舔伤口继续战斗。

我的脚步停在25号床前。

负责床位的护士刚来告诉我,病人刚醒了一会儿,很烦躁。

我抬起头,试图通过护目镜和面罩清楚地看到心电图上的数字。血压偏高,心率偏快,呼吸略有加快,血氧饱和度良好,达96%。视线逐渐下移,看到呼吸机提供的氧气浓度为40%。护士告诉我病人今天已经停止服用辅助?┪铩U蚓布烈餐V沽恕?

我知道,在让病人脱机之前,病床医生会为他们做好准备。

虽然病人有点激动,但并不严重,整体生命体征也不错。我的心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她也许有机会逃出重症监护室!她真的有机会,她可能活下来了!

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25号床已经在科室里治疗过了。当时,她是该部门最危急的病人之一。虽然年轻,但许多器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尤其是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血压和肝功能指标都不好。每次经过她的床,我都感到悲伤。她太年轻了,她的孩子和情人都希望她能顺利回家。

但那时她太严肃了,我们以为我们会失去她。

我不知道这是来自天堂的祝福,还是我们对她的关心。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她渐渐好了。我不得不感叹生命的伟大!

我盯着她的脸,她的表情有点痛苦。气管导管留在她嘴里,自然不舒服。

我抓住她的手,向她喊道。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医生。你能紧紧握住我的手吗?我给了她指示。你不用担心,不要害怕,你已经把它扛过去了,情况好多了,如果它好了,我们会把气管插管拔出来放进你的嘴里,你会舒服的,不要担心。

我安慰她,我的安慰话语是例行公事,但对一个刚刚逃脱死亡的病人来说却是极其重要的!

我非常希望她能理解我的话,理解我的话,这对她很重要。

感谢上帝!听完我的话,她睁开眼睛,泪水夺眶而出,没有

这是重症监护室。你现在好多了。别害怕。我们是来帮助你的。和你说话的医生(她指着我)是广东的医生。我们有许多来自广东广州的医务人员。我们一定会变得更好。负责病床的护士俯下身来,看着病人说了这句话,这深深地打动了我。

病人理解了,慢慢点头。眼泪又落下来了。

这不容易。

病人试图举起右手,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当他从重病中恢复时,他无法支撑自己,行动缓慢。但我很快就猜到了她想做什么。所以他问她是否想写作。想聊聊吗?

她激烈地点点头。

我暂时不能说话。你嘴里还有插管。你可以试着写。你可能写得不好。试试看。我请护士帮我拿白板和钢笔。

我把白板举在她面前。她不假思索地拿起笔开始写。根据我的经验,一个躺了这么久的病人写不好。但她做到了。尽管她努力而缓慢地工作,她最终还是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谢谢!

这是她醒来后写给我们的第一句话。几个护士看完之后非常兴奋。虽然我们被护目镜和面罩隔开,但我听不清几个护士和姐妹的表情,但我相信此刻她们一定和我一样,眼里含着泪水。

病人继续写。写几个字花了几分钟。这些字写得不好,但依稀可辨:我的家庭在哪里被隔离?

我的家人被隔离在哪里?这是她醒来后的第二句话。

她写完后看着我,期待着我的回复。我不得不告诉她,这个不清楚,明天早上我会打电话给你问,问完再让人告诉你。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补充说你的家人很好,正等着你回家。你不用担心他们。

(武汉街清晨)

听完之后,她紧绷的表情似乎放松了,脸上似乎有了笑容,但由于气管插管的存在,很难辨认。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在平时一定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姐姐。

她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她什么时候进入重症监护室,她接受了什么治疗,她的家人怎么样,她的丈夫和孩子是否生病,她什么时候能拔掉气管导管,什么时候能离开重症监护室,什么时候能回家.我想她想问所有这些问题。

但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向她解释,而且我暂时不能回答很多问题。我们必须安慰她,不要想任何事情,好好休息,如果明天我们能成功地拔掉线下的管子,我们会好好谈谈的。

听完我的话,她松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保存你的力量,做最后的斗争。这是我给她的建议。

清晨,我多次来回经过她的床,看着她平静的脸和愉快的心电图监测数据。我内心的不安终于消失了。

武汉战役是艰苦的,疫情已初步得到控制,湖北以外的新病例已降至一位数以下。然而,湖北和武汉的情况仍然不能放松,仍然有许多严重的病人。躺在重症监护室冰冷的多功能床上,没有亲人,只有陌生的医务人员,即使如此,他们也看不到我们火热的面孔。此时此刻,他们更需要我们的语言关怀。

幸运的是,这些天来,一些病人已经逐渐能够脱机拔管并活着走出重症监护室!

期待明天,期待她成功脱机拔管,也期待她早日与家人团聚!

期待胜利即将来临!



睢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xawfyule.com 技术支持:睢宁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