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宁新闻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B轮融资2亿!专访朱胜萱,揭秘5年数亿融资背后的乡伴模式

乡镇伙伴苏佳理想村乡镇伙伴树蛙部落乡镇伙伴管理(伙伴)照片

冬天总会过去,春天终会到来。

在疫情肆虐、文化旅游业损失惨重的背景下,乡镇合作伙伴文化旅游集团(以下简称“乡镇合作伙伴”)宣布完成第二轮融资,并获得相当于2亿美元的致新资本投资。从2017年到2020年,乡镇合作伙伴分别在三年内完成了天使轮、预甲轮、甲轮和乙轮融资。

基于城乡一体化建设,村落伴随着居家产品进入村落,从点到面覆盖了整个产业发展的生态链,形成了一种分散化、高度互动的新型村落共同体。

“疫情给这一轮融资带来了一些挑战,终于在此时签订了合同,这对农村合作伙伴和行业发展来说是难得的好消息。”向板文旅游集团创始人朱胜萱在接受智辉专访时坦言,融资过程始于去年底,在一个特殊的时刻敲定是一个“温暖的巧合”。他说,乡镇合作伙伴模式是独特的,是少数几个注重城乡一体化的文化和旅游企业之一。资本机构关注乡镇合作伙伴的未来发展前景。

据报道,乡镇合作伙伴的B轮融资将主要用于现有业务的迭代和新领域的探索研究。

2亿投资涌现,诚信资本增加生态圈布局?

在投资圈,智信资本一直是一个低调而神秘的“玩家”。

据公开信息,智信资本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市场的基金管理平台。

资本市场回归理性后,智信的资本投资变得更加谨慎,专注于教育、医疗、文化旅游、娱乐等生活服务的布局。先后投资美团点评、豆瓣、伊一、果壳、付豪等知名企业。在某种程度上,对农村合作伙伴的投资是对自然生命生态系统投资的真诚补充。

智信曾经说过,在谈及某项融资时,智信资本专注于投资未来主流人群的生活方式,坚信未来的增长将来自优质的产品、内容和服务。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新中产阶级家庭作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不仅追求物质财富,而且追求生活质量而不失去格调。麦肯锡预测,到2020年,中国54%的城市家庭将达到新的中产阶级水平。“战胜中产阶级赢得世界”。在诚信资本的投资生态圈里,大多数人把生活产品卖给新中产阶级。一个视频和吴晓波视频都是关于它的。

而农村合伙人的生意可以满足这个生态圈的需求,最重要的是它达到了城市新中产阶级的目标,让他们在农村过上更好的生活。

没有上层阶级的资源和下层阶级的宽宏大量,城市压力下的新中产阶级迫切需要找到一个释放的出路。由此,他们的消费观念呈现在旅居上,从对价格的敏感到对质量的敏感,从对产品稀缺性的追求到对体验的追求,从实际需求到精神满足,而对健康、养生和文学艺术的需求都逐渐融入到了旅居之中。

“我认为投资的逻辑是同一组人,一个满足这一组人需求的业务范围,无论是客户还是从业者。”在回忆投资过程时,朱胜萱表示,在这种重叠关系下,农村合作伙伴可以加入真诚资本生态圈,这可以改善同一群内外人士的业务协调。

从智信资本的投资风格来看,或许是因为其背后的GP和LP主要是长期基金,所以它一直关注长期价值回报。如豆瓣、伊一和其他需要高质量内容的在线企业,以及医疗和教育等线下实体,都不是投资回报快的企业。

朱胜萱也深有同感,他说投资者

“与大多数快速发展的城市相比,村庄更不稳定。如果你不了解村庄,你就无法了解城市。”未来学家库哈斯认为乡村是下一个战场。他还问中国的农村问题:中国会是个例外吗?中国的村庄也会像城市一样跟随西方的步伐,被全球化所驱动吗?

20世纪70年代,欧美发达国家的大都市出现了逆流。大城市的郊区欢迎高收入群体和中上阶层的回归。朱胜萱说,在工业化中,人们去城市,而在后工业化中,城市和乡村之间实际上是完美的融合。

城市文明和乡村文明是生活的“必需品”。它们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其中一面是不可或缺的。

但在行业中,很少有企业专注于促进城乡一体化。这正是农村合作伙伴一直在寻找的空缺。从位于城市郊区的村庄开始,它们将激活村庄和城市之间协调发展的潜力。

那么,有必要从城乡一体化的角度重新审视农村同伴理想村的模式。

在农村合作伙伴的规划中,理想的村庄是未来中国城乡一体化进程中超大城市群差距中的社会整合生态链。

“当我们提到城乡一体化时,我们指的是小规模建设,而不是民用建设。它需要一个非常长的链条,涵盖规划、定位、投资、建设、运输和管理、销售等。”朱胜萱说,农村合作伙伴不仅仅是进行农村重建,而是致力于建设一个资源聚集的平台。该平台包括但不限于文化和旅游业。

town的结伴出行从住宿开始,不进行大规模开发,只盘活现有存量土地,如“宅基地、集体土地”等原本无法实现的土地。高质量的家居产品是农村同伴进入村庄的第一步。以创造“家”和“树蛙”等基准产品,形成“净红色效应”,建立区域影响力,获得政府支持。居家是理想村庄的起点,也是满足这个村庄最基本需求的起点。

在这个“点”之上,穿过上游和下游。通过在农村引入居家养老、餐饮、特色资源等多种经营类型,可以顺利开展经营,初步形成完整的生态链。在朱胜萱看来,生态链的建设有一定的技术和专业门槛。农村合作伙伴的出现是为了弥补农村链条的缺失。然而,随着更好的伙伴聚集在平台上,农村合作伙伴将逐渐淡出这些链条中的一个环节。

从“点”到“线”形成“面”。朱胜萱说,在许多人的印象中,理想村是一个旅游目的地,一个度假村或一个居家聚会的地方,但事实并非如此。城乡界限模糊,理想的村庄是在产业整合下成为一个分散、分散、连锁的互动社区。在这个社区的建设中,乡镇伙伴是“一个生态设施的总体规划和一个小区域的主人”。

根据朱胜萱的说法,理想村采用了类似于欧洲小城镇的“333”人口结构模式,即30%是农村土着,30%是流动人口,如游客和度假者,30%是想走出去建设自己的家乡或回国创业的农村圣人。

这意味着只有大约30%的流动人口带动了当地的文化旅游消费,而其余的则是更多致力于农村建设的常住人口。换句话说,人们对当地生活的需求将远远大于其旅游功能。着眼于社区整个生命链的服务需求,改善教育、卫生、交通、能源、创业、物业管理等场景的运作是理想村庄模式下最关键的环节。在农村合作伙伴看来,只有资本和智力同时回归,才能实现真正的农村振兴。

根据乡镇合作伙伴官方网站,目前有20个理想的村庄项目已被投资

正如朱胜萱所说,虽然村庄有大量未利用和储存的土地,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村庄都有旅游资源和土地规模有待开发。

"现阶段中国农村的特点是小而杂。相对而言,农村合作伙伴的利润点是我们将完成土地的新开发。所谓发展就是增加其附加值。选择适合其土地的行业和形式。”商业办公室、农副产品销售和亲子夏令营教育都是可能的。

朱胜萱将乡镇合作伙伴定义为“以运营为核心的设计、施工和开发服务一体化”企业,其核心优势在于设计、施工和运营。

不用说,60%以上的乡镇合作团队都是设计师,前端设计和施工能力是整个模型健康运行的基础。操作的核心是“第三只手”。

“所有项目都需要持续运营,这是乡镇合伙人和房地产公司最大的区别。”朱胜萱表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已经结束,建设时代正转向全面运营时代。“这个运营时代需要的是用运营思维来推动建设。农村合作伙伴的战略方向之一是以我们认为可行的方式将基础设施和服务推广到农村。”

流行病中的“好消息”,2亿美元能做什么?

在疫情中融资已经解决。至于它的用途,有变化也有没有变化。

乡镇合伙人擅长设计、施工和运营,他们的模式存在偏差。这也意味着它不能依靠股权融资基金来扩张,而是形成一种基于自身业务的自循环扩张模式来吸引资本的注意力。“在乡镇合伙人自己的商业模式中,它涵盖了全村的设计、建设、开发、长期租赁、短期租赁、经营等各个方面。整个经济模式已经健康有序,融资将促进团队、技术和现有业务的优化。”

根据朱胜萱的说法,既定的融资流程将用于项目开发和运营改进。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加快理想村等主营业务的迭代将成为本轮融资的流向之一,包括产品和场景的加速更新。

此外,它还用于操作层面的集成和升级。一是农村项目软硬件升级;第二,这是对新技术的战略投资,如在村庄中提供支持服务,引进新的建筑技术,以及研究和开发社区在线互动平台。

此外,它还是一个工会。“例如,我们有大约20或30个宿舍,我们经营的房间数量不是很大,大约500或600个。然后,如果我们可以投资输血,管理出口或联合经营,或者其中一些是密集的谈判,我们将整合住宿和家庭住宿行业的一些行业。这种整合实际上是我们计划要做的。”

在疫情“突然袭击”后,农村合作伙伴也将使用部分资金进行探索和创新。

例如,在疫情期间优化农村合作伙伴的公共福利平台。据了解,在疫情爆发后,农村合作伙伴发起了"白衣天使,农村康复计划",每天晚上向联合国高质量住宅区的一线医务人员提供捐助。朱胜萱坦言,此次活动的效果远远超出预期,新一轮融资的到来将为农村合作伙伴探索和完善这一公益平台提供更多可能性。

另一个例子是高速城市系统在当前流行病形势下的脆弱性,这激发了农村合作伙伴探索一个“插入式”应急避难所。部分资金也将用于探索此类课题。

"乡镇公司可以滚动发展原有业务,这2亿元无非是让滚动发展更加扎实稳定。此外,它还为其他村民提供了探索的可能性。”随着这轮融资的完成,乡镇合作伙伴也同时完成了品牌标识的更新,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英文元素“Xband”。朱胜萱说,“X代表



睢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xawfyule.com 技术支持:睢宁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