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宁新闻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华为前员工被羁押251天 当事人:压力过大准备回老家

Original Title:华为前员工被拘留了251天,继续发酵!华为召开会议讨论,有关方面:压力太大,已经买票回家乡

介绍:近日,华为前员工李宏远离职,被公司投诉敲诈后被拘留了251天。最后,由于证据不足,他被宣告无罪。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莱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 JJBD 21)整合了自报新闻、界面新闻、南方都市报、腾讯深圳、公共信息等。

30万元的遣散费变成了“勒索款”。华为前员工李宏远被拘留251天的事件仍在继续发酵。据联系客户李宏远的杜南记者介绍,客户李宏远说,最近各种声音让我头晕。目前,这件事还很棘手。我想冷一会儿。我现在心情不好,想休息一下。

腾讯《深网》从接近李宏远的人士处了解到,自从媒体报道和采访此事以来,他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尤其是他要求与任对话,这一点受到了很多舆论的质疑。我压力太大,买了一张回老家休息和调整的票。

上述知情人还告诉《深网》,李宏远之所以在公开信和采访中多次提到与任的对话,是因为华为的一些员工逐渐获得任的关注,并通过类似的方式解决了相关问题。李宏远实际上也在跟进。

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深网》,根据常识,如果被诬告,李宏远可以起诉华为要求赔偿,但李宏远没有这样做。

截至12月2日下午,华为官员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但有媒体援引华为内部人士的话说:正在开会讨论李宏远的案子,法律部已经在处理。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调查局表示,他们正在了解如何处理此事。

根据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不起诉决定和刑事赔偿决定,李宏远于2005年10月加入华为,2018年1月离职。离职前,他在变频器销售管理部门工作。双方因与公司发生分歧,同意补发李宏远和73元的离职补偿金。2018年3月8日,该笔款项从部门秘书的个人银行账户扣除税款后转出。从98元到李宏远的账户,交易汇总为“辞职经济补偿金”。

2018年12月16日,深圳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拘留李宏远。经检察机关批准,李宏远于2019年1月22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逮捕。据公安机关审查起诉,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李宏远向华为部门负责人勒索30万元,威胁向华为上级审计监察部举报其部门负责人在部门业务中有违规行为。2018年3月8日,受害人被迫通过部门秘书的个人银行账户向李宏远的银行账户转账30万元。

经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后,深圳民仍认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不起诉李宏远。

2019年8月23日,李宏远被宣告无罪,拘留251天。11月25日,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又发布刑事赔偿决定,决定对李宏远进行赔偿。

李宏远说,在检察院决定不起诉的第二天,他被释放了。

此案被媒体报道后,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微博,表示他支持一个更公平、合理、对温度敏感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不主张把这件事放得太高,用它来在道德上否定整个华为公司,是不合理和不现实的。与此同时,他还呼吁华为尽快做出回应,并向公众舆论做出解释。

12月2日上午,杜南记者试图联系客户。李宏远说:“最近,各种声音都有

李宏远于2005年加入华为,2018年1月离开。由于离职补偿金金额与公司意见不一致,双方同意对李宏远和73元进行补发。

2018年3月,李宏远原部门的秘书通过私人账户转账给他。98元(税后金额,交易汇总为“遣散费”)。

但2018年12月16日,李宏远因涉嫌敲诈勒索被深圳警方拘留,并于2019年1月22日被捕。然而,由于“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他最终于2019年8月23日被释放,并被拘留共251天。

事件一经曝光,就受到了外界无数的关注。所有人都怀疑李宏远当初是否被所在部门恶意诬陷,要求对其辞职进行赔偿。

11月30日,李宏远在华为语音社区发帖《刑事赔偿决定书》。上面写着:“我今天不是有意在互联网上看到公众意见。我当然会要求公司做出解释,但我绝对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我在8月份被释放,但上周三获得了国家赔偿。网上曝光的是《给任总的一封公开信》,这是上周才公布的文件。”“我仍然希望与华为沟通。”

昨天晚上,《刑事赔偿决定书》的主编胡锡进在他的微博上说,华为的人说公司会对此事件做出回应,并给公众意见一个解释。

他认为公众对弱者的同情是健康的。李宏远的遭遇实际上是与华为某些部门的冲突。当然,华为未能及时做出回应,以更合理的方式帮助解决这一步骤,这反映出“我支持对此事采取更公平、合理和基于温度的解决方案”他说。

李宏远在给任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最近,网络舆论非常激烈。这不是我的初衷。尽管我最终会向公司索要一份声明,但我绝不会这么做。在此,我想表达一下我对你和公司因我的粗心大意而退款的意向。这种舆论的出现多次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也损害了我和你的利益。”

显然,李宏远在信中也提到,“如果公司愿意,可以以我的名义追究新浪V的法律责任。”

附呈:李宏远致任的公开信:

仁宗:

您好!我是李宏远,以前是网络能源逆变器的员工。也许你不记得我是谁,早就忘记了两年前在会议室门口拦住你的那个胖子。当时,你叫我来对你说:如果范睢是通过魏冉跟庄襄王说话的,这可能吗?你沉思了几秒钟,然后说,“是的.但去吕克或陶文婧。”

如果范睢通过魏冉向赵翔国王建议改革,他会完全不同。当然,这是我现在的场景。公司能继续离开范雎吗?如果我当时发生了,我想我会完全不同。幸运的是,在21世纪,人类文明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我直到今天才更换指控,并继续给你写这封信。

最近网络上的舆论高涨,这不是我的本意。尽管我最终会向公司索要一份声明,但我绝不会使用这种方法。在这里,我想为我的粗心向你和公司道歉。这种舆论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也损害了我和你的利益。因此,我想在此发言。如果公司愿意的话,它可以用我的名字来调查新浪的法律责任。对我个人来说,我在华为的12年职业生涯已经结束,尽管我因为扞卫公司利益而遭受了最严重的报复。但是我不后悔我最初的选择。在一个扭曲和乖张的一代,语言真的要付出代价。这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国家都是真实的。苏格拉底敢于说出真相,被法院判处死刑。方孝孺坚称朱迪是右派,被10个民族处死。有些人会说,我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说“假”,因为我相信华为只有坚持真理,才能变得更加充实。至于说实话,我被诬陷勒索,导致无辜的监禁,爷爷在震惊和恐惧中死去,孩子的灵魂也受到影响。我希望你能喝杯咖啡,然后单独谈谈。

当然,对于在此案中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一些领导人,我会

李宏远

杜南对华为2019年11月28日晚“251事件”的评论是:有必要调查是否有30万元左右的离职补偿金,相当于251天的监禁。对于华为前员工李宏远来说,过去的251天只不过是一场噩梦。几天前,李宏远共收到约10万元的国家赔偿,包括人身自由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该案件继续在社交平台上发酵。

2018年1月,在华为工作了十多年的李宏远被说服辞职。在结清离职补偿金后,3月8日,李宏远通过部门秘书的个人银行账户收到了公司转来的约30万元。交易摘要是“辞职经济补偿”。12月16日,李宏远因“涉嫌侵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和“涉嫌敲诈勒索”被深圳市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并于2019年1月22日被逮捕。2019年8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认为本案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经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一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决定不起诉李宏远。

幸运的是,李宏远在检察院的刑事调查到此结束,251天的拘留期没有继续。应该说,检察监督在及时纠正案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是两次回到补充侦查,还是最终作出不起诉的决定,都表明了在制度层面对侦查行为进行监督的有效性。当然,本案的关键证据还在于,双方在辞职谈判过程中随时携带的记录笔记录的内容推翻了似乎无法停止的刑事问责程序。

当事人的释放和国家法律赔偿的获得,意味着案件在刑事案件处理程序层面上的终结,但公众对案件的担忧显然不止于此。公众担心和困惑的可能是,为什么正常的人事变动和终止雇用会升级为刑事调查?任职期间曾做过内部报告的李宏远,是否被所在部门恶意陷害?普通人会离开他们的工作,并有能力和意识保存证据,成为个人自我保存的必要技能吗?

本案的开始,包括后续的国家赔偿费用和可能的错案调查,都来源于企业的刑事报告,包括报告人的报告和提供的证人证言。在错案结论已经形成的情况下,是否有必要对举报虚假案件、作伪证甚至诬告的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进行彻底的调查和追究?特别是,在《接口新闻》的报道中提到,何某,一个早先作证说他被勒索的证人,在今年7月改名了。追究刑事责任的程序是由企业和个人进行的,这不仅侵犯了当事人的人身权益,也使国家机关的权威和公信力付出了代价。从可能的虚假报告案件到伪证和诬告,所涉企业及其负责人不能一直保持沉默。他们必须向公众解释。这是企业的基本社会责任和意识。国家机关也必须继续对此进行调查,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给予必要的处罚。

回到李宏远被要求辞职的动机,舆论怀疑他是因为在企业内部报道而受到报复。企业如何处理报告事项属于内部管理范围。党离开企业前后,企业办理申报事宜。负责人是否“换岗复工”也属于企业自身的管理和决策自由。但是,如果举报人真的受到指责、报复,甚至可能通过提交虚假案件而被移交刑事问责程序,企业内部事务无法解释和搪塞。那些



睢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xawfyule.com 技术支持:睢宁新闻网 | 网站地图